星期三, 十一月 14, 2007

[我思故我在]你的短讯


那天在康仔那里看到他瞒着刚辛苦为他生下康女的老婆,跑去了BERSIH的万人聚会。回来后,他很内疚。聊着聊着,就聊到心理建设。

大学时候,我也是忙搞搞震的。策划过校园内示威抗议;也带领学弟妹们去参加反英美的伊拉克战争。去前,会和学弟妹们谈和分析,当然还有出状况时的应对。

这回去BERSIH的聚会,纯粹像拍些活动照片。当然,也预想到这1998年后,再次的万人群众大会可能突发的暴力冲突和意外。去之前是有点忐忑不安。去前,半吓和半哄地对幽子船夫 轰炸,希望他们真的理解这回的风险。也“强硬”地把咖啡仔拉来壮胆。

和婵细细地分析这活动:话说1998年,在9月1日那天搭KTM Commuter 到首邦市找叔叔吃饭。从Bank Negara站转车时,在思考着那年金融风暴的问题。那天晚上,看TV3新闻时就知道国家银行的总裁和副总裁因意见不和,被前首相老马开除了。第二天,前副首相安华也被开除了。不久就有10-20万人上街头,反对老马。接着安华就被飞虎队抓去、被总警长殴打到黑眼圈和背伤。...

在不久后的某个周末,看完戏,我在Sogo前被一位女警察暴力的驱赶。“You tinggal mana? Balik sekarang!”她把我用力地推向大路旁,我狼狈地和友人走5km的路到Bulatan Pahang搭车回Setapak。那次后,我对这国家和政权的疑问越来越多。... 我从迷信2020年宏远到今天看不到这国家的前景。

许多年后的今天,选举越来越不公平,一人一票不被遵从和违背:5千人(Putrajaya)可以选一位人民代议士;100千人(10万)也选一位代意士(Kapar, Klang) 。选区划分的不公和被扭曲(Gerrymandering):同一住宅区/新村/街道,被分在不同的选区。例子:我家乡的全国第二大的华人新村-Kg Abdullah,马华党员很多但反对票也很多。结果,一个4平方公里大的新村,被分在3个不同的国会选区-Labis (5%),Segamat (60%)&Sekijang(35%)。

你问那里可以这样?我微笑不答。

不久前,在Kuala Terengganu的枪击事件,更令人愤怒。

因为,知道星期六会封路和塞车;我特地交待你搭公共交通去上班和带书以便等车时消磨时间。

你下班回家时,下午4点1刻。那时,我正淋着细雨,在捕抓活动的画面。你传来了短讯。

“在monorail里头,我看到了黄潮。她,的确是比我想象的,来的更振奋、更澎湃!男女老少,风雨无阻,无惧于警察,RELA和汽车,坦然地站在大马路中间,让整个吉隆坡的交通变得超瘫痪的。大家似乎都带着坚定与肯定的心情,赴这场续安华示威事件后的另类“嘉年华会”。希望老天爷不再哭泣,让这群成千上万的有心人,在街上呼唤沉睡50年的大马!”


看到你的短讯时,我们在紫藤喝着热茶暖身。对不起,还是让你担心了。

10 条评论:

义俊 说...

hehehe...


(对不起,真得很想留言,可是又不懂要怎么留,只好灌水)

Jackie 说...

这一次的集会的确让很多的人感到担心,幸好最后还是和平收场。。。

JR 说...

你不对咯...

幽子 说...

咳咳,真情流露,可以霖死人!

被你和别人哄吓过多,我反倒期望看到水车喷水。。。

夏雲捷 说...

在集會中看見各種族群團結一致,為國家高喊口號,感到一陣熱風從身邊吹過。不過,這股熱風到底是為熱鬧而吹,還是為人文道德而吹,就不為人知了。在這種集會裡,的確能動搖獨大政黨的地位,也可以順道搖醒一些沉睡在白色噩夢裡的人們;要不然,待全國大選的巴掌打下來的時候,才覺悟自己浪費了一個能為國家所作出少少貢獻的機會,就太晚了。難道沉睡了4年或更多年的人,你們還睡不夠嗎?

Chen Jie@陈杰 说...

赫赫

Xweing 说...

Wah...

You macam say until u are those 文革时代分离的恋人

哇哈哈哈哈哈

赛柏拉斯 说...

我是加埔区的选民勒!

匿名 说...

我的老板坏孕七八个月时还跑去回教党总部参加大集会。康仔有什么好内疚呢?

Chen Jie@陈杰 说...

xiaowei, 那里象文革时代的文章?象民初徐志摩多些。哈哈:P

庆德,你想要表达什么?

其他在现场的人,改变的步伐才开始。大家还需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