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八月 30, 2007

[文化大不同] 你爱国了吗?

黄明志的事件,星星之火燎原后。上星期一连数天在“华人”社团老大的讲堂进行5场的讲座。前面四场我都没去,只去了由CRC,WAMI,IKD&CIJ主办的。原因不外,有Yasmin Ahmad和其他马来知识界的精英,Harris Ibrahim(People Parliament), Khalid Jaafar(IKD)&Dr Dzukfly Ahamd(PAS)。

自由主义者如Harris和Khalid都维护明志的创作自由和批判的权利,大力鞭挞煽动法令和以国家机关对个人自由的管制。开明派的回教党研究主任Dr Dzul也肯定这些,并引用了许多的名人的话来展诉他的观点。

Yasmin Ahmad,一位许多人都很欣赏和喜欢的电影人、广告人和创意人。她是呼不太认同明志的创作。她说她的MV(特别是Kawanku)充忙了仇恨、偏见和藐视,和巫青团团长举剑没有有两样。她是非常地生气和伤心的。她一直强调love, compassion & mercy并在她结束她的演说时播放了她为Petronas制作的广告,强调不分种族的爱(colour blind)。

她也许对马莱西亚的政治格局有点“天真”,但还是位非常令人敬仰的导演。她的先生是位笑容可掬的华裔。赫赫...

这里和大家分享Khalid和Dr Dzul 的一些观点。

Khalid:尊重黄明志自由表达的权利,更吁正视“黄明志是否在表达华人对马来西亚的感情是付诸流水的爱”。至于雅斯敏阿末感觉不悦的“种族主义”成份,卡立嘉化反驳社会应该建立自信,珍惜“自由”,学习“游说”、“反驳”异见,而非动辄惶恐、感觉被冒犯,一味以法“打压”回击。

Dr Dzul: 他声称自己不止一次阅读《我爱我的国家Negarakuku》歌词译文,无法找到“侮辱回教”的歌词。

这名回教党“改革派”在座谈上大量引述名句,如Howard Zinn“异议是爱国的最高形式”(Dissent is the highest form of patriotism.Mark Twain爱国是永远支持你的国家,以及在你的政府值得支持的时候,支持它”(Patriotism is supporting your country all the time, and your government when it deserves it.,还有Edward Abbey“一个爱国者总是时刻准备反对政府、捍卫国家”(A patriot must always be ready to defend his country against his government.


在“欢庆”国庆50年的前夕,我想问:

“你爱国了吗?”

你有挂国旗在你家还是车子吗?
你有去布特拉再也看烟花吗?
你参加爱国签名运动还是游行了吗?

还是你爱在心里口难开?

我爱你


相关新闻:雅斯敏:黄明志作品含恨意 卡立促建立自信勿诉诸压迫



7 条评论:

幽子 说...

嗯?要挂国旗哦?

那么我爱一点不爱一点,可以么?

Chen Jie@陈杰 说...

“国旗”可以拿来穿,穿了要拿来洗,过后要晒。我相信每个人都有“国旗”的。:P

希望我的有色笑话不会为我惹官非:P

野兽修行 说...

一部红楼,经学家见易,道学家见淫,才子见缠绵,革命见排满。

匿名 说...

马来西亚明天走向哪里?

我觉得黄明志事件犹如一个导火索,引出了这么大大的一个问题:马来西亚的明天走向哪里?这将平日隐藏的角力各方推在台前,关注点不是这只歌,而是由此引发的,一直在暗中争斗的两个族群,三大矛盾。

族群关系:
初到马来时,我曾很相信这里报纸上所说的种族和谐。可时间久了便发现并非如此。政权和经济话事权分掌在两个族群。当政方颇用了一些“种族不平等条约”,挟政权而要求经济不平等利益。从而产生了诸多矛盾。
大家有没有注意过其它国家的政治同经济的关系?美国的执政方受财团支持,一定要代表经济而动,换句话讲:政治受治于经济。中国的政治同经济曾是一体,80年代有所分开,但国有企业还被要求占国家经济的主体。现在更讲:“三个代表”。最终目的,还是要政治就代表经济。而马来岛,政治同经济站在对立面,两种力量相互角力和格斗。其结果。。。我想大家心知肚明。

政府同网络的关系:
对于网络治理,可能是无数个当权政府头痛的话题。管不管?管什么?如何管?网络的无国际,对应的是大力发展网络的美国的无国际法案,可其它国家呢?哪个能容忍其与自己的法治相悖?黄明志将这个世界难题出给马来政府。显见这个政府也不会答,所以在考卷上涂来改去:一会要对方道歉按受,一会又要“法办”。其实我觉得大家大可放心:断定当权者不会把黄明志怎样的。这桩案子,糊涂办比有结果更好处理。含糊不清是最好的答案。一但动了黄明志,便是两个族群在聚光灯下无斡旋的面对面,双方可能都不愿走到这一步。

政府同公民的关系:
当权政府应服务于公民,还是凌驾于子民?现在各国中,发政府牢骚的公民很多,但有一个国家,人民对政府感恩戴德,对国家领导从心里感谢。这个国家不是美国,不是英国,而是北朝鲜。如果你的国家经济还在自由发展,人民还在追求利益,那你少不了被公民骂。这时,要看当政者是否聪明:从来公民的声音越大,越表示治理中有某些差池,看你是要找到这差池的原因再纠正,还是自欺欺人地掩盖这矛盾。苛年出暴政。回过头看看历史,对人民苛求的政府,从来都在统治到了未端时候。朋友你怎么看这个半岛的未来呢?
yangsunyaa

野兽修行 说...

黄明志的案件各位可以安一百二十个心,那只是政治家的障眼法。君不见某宗受人注目的谋杀案似乎被大家忘记了?呵呵。

Chen Jie@陈杰 说...

sunyaa,well said!那天我们出来喝茶聊天?

xiangxi 说...

我就是不明白为什么挂国旗才叫爱国?不挂就不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