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八月 27, 2007

[我思故我在] 蕉赖黑夜

场地审查完毕。看看车上的时钟,已经快午夜二时了。放下老大烧面包就快快回家洗个温水澡好睡觉。

刚转进了MRR2,电话响了
“妈的,谁那么早?”

老大

“喂,你在那里?我的包货和签证不见了!”

“什么?那么大件事?刚才,你不是还拿着的吗?”

“好象漏在你的车上。你快点check check。要不然等下给警察抓到就麻烦了。
OK ok,让我停车看看……吊!真的留在我车里……

“你在哪里?我还在原本的地方”
roundabout前面,MRR2路旁……”
“好好,一路上你有见到
mata吗?“
“没有。“

“好,我马上就来,等我“

180
秒后,老大骑车来和我拿货和重要文件。


见鬼咯,老大才把货拿到手,
mata车就到了!我在想,我该一走了之,还是留下来和老大一起面对巡警?

念头转了三圈,我就把车死火,下车去“救”老大!


一位
mata在审问着老大,察看他的身份证。另一位,巡警就拿着手电筒,翻查我的车。

他向我要我的驾照和身份证。他问道:“Kerja apa?
research… kajian
research apa ?
Ekonomi”翻阅着我车上众多文件中的雪兰莪州发展蓝图。
Kenapa berhenti kereta dekat highway?
Member lupa dia punya beg kat saya punya kereta
Apa buat dekat sini? Apasal lewat sangat?
minum the lah encik, baru lepas kerja

后来 ,老大也没事就拿了他包包就分手了。

后记:我们的皇家警察近来巡逻是多了,虽然破案率还是不高。之前,就遇到“有问题”的巡警,把我调离车子不远的地方,让女友留在车里,想要敲诈。那么巧,一位当
YB助理的朋友打电话来,我就假装他老板打电话来:“Hi YB T, can I call you back? I’m stop by policemen.”那警察似乎听懂英文,就假仙说这一代治安不好,我得小心些。然后就放行。

10 条评论:

龟头 说...

我在焦赖那么久~~~从来没中过Mata。

老大。。几时得空吃午餐?

义俊 说...

0.0
需要这么多连接吗……?

Xweing 说...

Walao...

Yalah, police & the government nowadays, except celebrating Malaysia's 50th Merdeka... really nothing much to do...

Know how to persecute young ppl who like to sing songs, and know how to clamp down on poor teachers who wanna find a living only...

iplaywithheart 说...

出门要小心,慎防意外生!

.亮 说...

怕什么敲诈?理直气壮跟他硬一点(女朋友会更爱你).

除非你自己有犯错硬不起来.

Chen Jie@陈杰 说...

亮,我象犯错的嘛?岳飞也是死在"莫须有"下.

xweing, have u register as voter? if not ask all ur friend goto pos office.

古越遺民 说...

哈哈!YB!!

下次我也要用這一招!!

Chen Jie@陈杰 说...

uncle sim,不要乱来哦。我真的认识那位YB哦。

匿名 说...

我前三周的周未也被你们马来西亚的警察带到茨场街的警察局去了,现在还是非常生气!!未解决。。。怎样你们的警察象土匪?做事象流氓?在马来西亚要4年了,以前印象中打8分,这次莫名其妙、平生第一次被警察拉,一下子,给零分的心都有了。
我们三个中国女孩子,周未计划了一起去看kelip,在puduraya碰头。当成一次郊游了,于是几个人轻装上线,口袋里只带了钱,手机,相机。刚碰到头,一个陌生男子也过来搭腔问我们要去哪里。以为是车站的工作人员,便同他讲了要找的巴士,结果他又问:小姐,我可以跟你们一起去吗?我们觉得他神经病,便走开。他又赶上来问:看一下你们的护照。好神经!我们不理他,结果,又一个白衣的马来男人来挡我们,还是要看护照,说是警察。我们有些恼了,让他出示证件。他晃了他的一个小黑本,鬼才知是不是警察证。
但我们是走不掉了,因为又有几个穿制服的男子围过了,好吧,这样子最起码知道是警察。叹口气,于是出示,问题是,我误带了去年的工作签证,一个同事的工作签还没带,于是这群人就要带我们去警察局。那时真的很恼。便把这个过程都拍了下来。
白衣的“便装警察”也很恼,因为我一直叫着要sue他们,还拍了照。(不过真的,我从来没把隳身带证件看得这么重要过)我要求同我有接触过程的警察给我他们的工作证号。所有警察都一个动作,转身,给我一个背影,就不给我看到他们胸前的工作号。于是被带铁栏的车送到警察局,要我进右手处的一个也带铁栏的临时房子,看得出他是故意的,可我当时毫无办法。
等朋友送来我的工作卡、博士卡,那个白衣人又发话了,你删了拍的照片,马上可以走。我不肯,如果他们做的一切都合理?为什么这么介意我拍这个过程的照片?磨了一会,一个警察拿过我的相机讲声sorry,开始自己删。。。
于是,所有过程都没有了,只好象,一个下午的时间白白消失。
星期一同中国大使馆我认得的一个领事打电话。要他们帮我查,他叹口气,说这好常见呀,追揪不出结果的。就是你知道那个警察的工作号,又能怎样呢。。。
唉,chenjie,你们的警察哪有时间管坏人呀,他的时间都用在磨缠未犯罪的人身上了,不过真的,这种做事方式真的让人生厌。
yangsunyaa

Chen Jie@陈杰 说...

sunyaa, 小心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