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五月 23, 2007

[文化大不同]我不要一个人睡

我不要一个人睡!(I don't want to sleep alone),这是黑眼圈电影的英文名。搞到我丈长金刚,摸不着头。


戏院意外地多人,近乎满座(艺术影院,大约120位子),是奇迹吧?也许,他宣传活动成功造势。他在街头卖了约1000多张的戏票,让电影院被逼延长他电影的档期,从1星期到2星期;从1天3场提高到1天5场。嘿,终于可以在电影院里看他的电影,不需到反版店,千碟寻她。

有个悲哀的现象,许多搞文化艺术的大马华裔,不管主流还是非主流的, 都需要从海外受肯定了后,才让国人认识他们。蔡明亮导演也是一位。认识他的大名,该是进大学前的文艺时期。认真地看他的电影还是去年的事-天边一朵云。

拜托古月经理买了两张的预售票,就开始等待电影的上映。这时各种的评论已经开始见报和讨论。有影评 人说,比上一部-天边一朵云,还要“难看”。这让我有点心慌。

天边一朵云,已经在我艺术了解的范围内努力去欣赏了(我是在卖A片的地方找到的)。黑眼圈?外劳?植物人?老板娘?性?

一贯的,运用了许多的长镜头来拍摄、没有许多的配乐、没有对白、写实的颜色等等。(感觉上陈导在模仿他?)还好,这部电影,还没比《天边一朵云》还是《美好的时光》难消化。可是,感觉到一些的苍白和力不从心的感觉。太多的支线,分散了故事的张力。Norman与李康生?李康生与陈淇湘?蔡宝珠与李康生?蔡宝珠与植物人儿子?陈淇湘与植物人?

看完后,想起被减的4刀和被禁的1个字(putrajaya,说到烟霾的);当初政府要禁的它的原因,我不禁摇头了。这国家还有希望吗?还学人家搞什么电影城,连对艺术的基本尊重都没有。

后记:
戏院内的人是多了,但不见的有文化的人就多了。坐我左边的香蕉仔就让我很TL,一边看戏一骂粗话(kanner,sohai,$#%##^@#^)。他的动作又很大,左摇右晃的。他身上漂来阵阵的“香味”(不知是香水还是香烟)让我敏感的鼻子连打喷嚏。真的是“妖兽”!


上映戏院:Cathay Cineplexes Official Website

《黑眼圈》马来西亚官方网站:http://myhomegreen.blogspot.com
《黑眼圈》台湾官方网站:http://blog.sina.com.tw/sleepalone
蔡明亮网站:http://ent.163.com/ent/editor/column/cai/index.html

3 条评论:

古越遺民 说...

他的電影若不是因爲被禁然後又被解禁,我看也不會有什麽人潮。

我也是其中一個被騙入場的受害者。

意想不到的是,同性戀電影也有機會在大馬公映。實在可喜可賀。

不過我再也不會支持這種電影。

Chen Jie@陈杰 说...

我不是被骗的,但你被大马籍的导演骗好过被好莱坞骗拉。

野兽修行 说...

an early birthday greeting : happy birthday old fol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