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五月 09, 2007

[我思故我在] 与野兽聊天之一:贵族的封建(updated)

享用着延后的、但香喷喷又热腾的晚餐时,野兽不识趣地打电话来。

他问:“最近,那家银行要求他们的panel lawyer需要50%是土著?”

我答:“还有那间?那间lor!”

野兽:“为什么在这the world is flat的时代,他们还要实行这样的措施?那要如何与世界竞争?那不是很笨吗?”

我:“他们不笨,而且还很聪明,只是手段差。他们有危机意识,知道全球化的挑战。只是他们社会的主流思想还在“封建时代”。以前是苏丹的封建;现在则是贵族们的封建。哪些贵族(bangsawan)?就是第234任和现任首相们家族的政治贵族的封建。以前效忠于苏丹们,现在则是效忠于这些政治贵族。”

野兽:“这是新鲜的说法

我继续:“这是相对于吃中华文化奶水的我们,经历了五四新文化运动的割旧和西学东用还是全盘西化的争论。吃这奶水的人,除了基本的尊师重道外,我们都敢于挑战权威和所谓的长辈(无能者)。”

我:“在这样的背景下,面对全球化的问题时,这就能看得出两种文化对待全球化的应对。一是cannot fight you then join you;一是“团结”自家族人的实力来对抗“外敌”和自强。一是向外的应对;一是向内的固守。”

野兽:“好了,不打扰你吃晚饭,再聊。”


后记:如果说1998年的“烈火莫息”对马来社会而言是类似中国五四运动的话,那这运动是还未成功的。烈火莫息运动把社会几乎切了一半,但没有颠覆它;而且在新首相上任后,基本上热潮是退了,回到原本的保守和封建(还是原始?)。

如果说烈火莫息真的是类似中国的五四运动,在烈火莫息的旗手安华从新活跃后,那这片土地也许还有点希望,在20年后、50年后。

后后记:

2 条评论:

.亮 说...

你进步了。内容开始生活化,大道理深入浅出,错字也少了。

Chen Jie 说...

水准有起落,乃荒废多年武功所致。见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