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八月 21, 2006

[我思故我在]与龙阿姨面对面后的自我批判

有人说这讲座有点“显”,可能有人对这讲座期待太高;有人觉得不够爽,可能有人对民主自由平等的概念还不清楚。其实,这不过是龙阿姨两本新马版的书的推介。所以大家何必太失望呢?

看她的文章,你有“火“,也有启发和沈思。听她的讲座,你会思考你现在的局势。你也会痛苦因为你不是不会思考的猪。我很久没有思考到头痛,那夜我头痛到快裂开。

思考一,大马文人的茜儒心态

妈的!那天除了陆庭玉老师说的和提出的问题比较像样外;那些文人(写新诗的,写散文的)都是无病呻吟的家伙。第一个问:龙应台你几时要来马来西亚放火?"这是哪门的问题?自己家门的问题老是期待superman (龙应台?)来打救你。当你骂新经济政策不公平,你现在也是阿斗,等超人来救你。先知也说了很清楚,你不自救,上帝也救不了你。

龙阿姨说,马来西亚人的野火要由马来西亚人自己来放。我听了更想笑和“火滚”。大马华裔子弟没人有本事放“火”吗?我可以大声地说“”!随便提就有黄进发杨凯斌潘永强庄迪澎等等等等。但他们有地方(印刷媒体如报纸)放火吗?他们不是被请龙应台来的《正义日报》封杀就是被“卖华公会”和内政部点黑名单。台湾有时报撑龙应台,这里呢?只有全国少过人口30% 的网络媒体。这样的地方,如何让火烧得着?

思考二,傲慢的我,谦卑的我

龙阿姨的第一句话是叫大家不要对她那天的演讲期待太高。由她这个外人来说我们大马人该如何如何是种傲慢的行为。我感到无比的惭愧

我那亲爱的学弟最近提醒我的言论,不要太嚣张,给人感觉我很傲慢,老是指点人家这个那个。除了那些真正合作过的战友们,他们都多少了解我的思维模式和作风。可是有更多的人,会对我的行事作风产生误会,虽然出发点是好的。

亏我读那么多龙应台的书,我还是没学会谦卑的态度。唉,要沉静下来检讨了。

小结:

知识分子不应该被语言限制了他们的角色和影响。真的希望龙应台有机会以英文多来东南亚尤其是大马来交流。刺激下这里的死静的湖水,让它流通流通,尤其是那野蛮大学的校长。

后记:
龙阿姨写给萧总,说会写写大马华人社会.我是期待但不敢过高.争取我们自己的民主自由平等,还是得靠自己.马来西亚快49岁,那位从Oxford归来的凯立驸马爷还在谈民族主义和民粹;我在想这些年我们都没什么进步到.这也是为何我愿意花时间在年轻人圈子内的再教育(公民教育) 的吃力不讨好的社会义务上.

3 条评论:

轩 说...

路过的

应该是"陆庭谕"老师

古越遺民 说...

陸庭諭老師的演説顯得激動了一點。在這個場合以這種激昂的方式演説似乎不太適合。他似乎還沉浸在過去被欺騙的悲慟當中。

陸庭諭老師老了,應該由年輕的,以新的方式來爭取多元文化。

我聼出席演講的朋友說,他們對在場觀衆抛出的問題感到納悶。

不過我覺得就是這些問題才充分顯示出本地華人的思維。

1。老是所在自己的框框内。自以爲自己的遭遇比其他人悲慘。

2。不與他人多交流。老是鎖在中文世界裏發牢騷。

3。不懂得珍惜華社内的多元文化。把華人看成是一個民族、一個文化。有人甚至默認單一化能促進“團結”。

4。口口聲聲說要“多元文化”,卻對其他人的弱勢文化置之不理。

5。豬腦。以爲有權威的人說的話肯定是對的。人云亦云,沒有頭腦。

6。視野只是有中港臺日韓,對中國的興趣都大過東南亞的興趣。大部分人能説出臺灣副總統的名字,卻說不出在泰南鬧事的分離主義組織名稱。

7。關注周傑倫要出新專輯,但卻不知道Siti Norhaliza與Datuk K的關係。(對友族不理不睬,自我中心)

匿名 说...

你说你感到无比惭愧时却还是认为人家误会你而且自称出发点是好的
而且自负有使命感愿意花时间再教育的吃力不讨好的社会义务
谦虚的人不会这么说的
楼主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