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五月 06, 2006

[丝路在跳舞]巴厘岛游记之一<夜上火山>

子夜。二男二女在下扎的客栈外等待。忐忑不安的心情从四人中散发出来。不知对方接头的人会否准时出现。等,慢慢地等待。滴答滴答,时间艰辛地流过。

个子高廋的白子频频在看手表,在大门镀来渡去,观察来往的车子和马车。小马哥带了他最新的装备到沙滩去练习研究。那可爱的姐妹,小云和小小云疲惫的无言依在大门口。
凌晨零时的海滩

半个时辰过去,他还未到来。到底,他会不会拿了定金而不来?在那徐徐海风下,心渐渐烦躁。“妈的,搞什么鬼!这么慢的?”高个子埋怨。小马哥:“等下咯,方正我们还有时间也不急。”这时,一个矮小黝黑的接头人,老二马德(Made)出现了,他问:“Mr Beh ?”不多说,他们四人就拿了装备就出发。
凌晨三时

那黑夜,冷风阵阵而雾气重重。幸好,明月高挂在天上,让赶路的人宽心。马德赶着车子上山去,但对面却有许多人朝拜完毕归家。路上,两旁的树木黑影快速地倒退;满月的照亮下,隐约看到稻草人在值班。不一时辰,他们到了山脚下的X站。歇歇马力,看看四周的地理,大伙儿又赶路去。去会和另一位上山的使者-老三纽尔曼(Nyoman)。

老三纽尔曼,秃头和黑壮的身材。就像那黑将军,热情又爽朗。老三有个小随从,拿着背包就等待出发。对一对时辰,酉时,还有一个时辰太阳就出来了。时间不多,他们得赶紧上路。

纽尔曼一马当先,在前面开路。瘦子紧紧跟随在后面。小马哥因为要照顾两位女眷,远远地被抛在后头。越过一片草原和菜园,地势逐渐高起来。月光盈盈照下,两旁的草丛被晚风吹得左右摇摆着身体。纽尔曼在前,瘦子紧跟着,就像两位黑白无常的武林高手,夜奔终南山。夜风吹的大家哆嗦,纷纷穿上多一件衣衫来御寒。
冷夜圆月

在继续攀沿前,纽尔曼在半山等待小马哥四位。他有点不耐烦。他用他的语言与小侍从对话。一呼一应后,他一声啸声继续赶路,留下了照明的器具。那看似不重用的瘦子,在旁喘着大气,硬着头皮又随纽尔曼前进。

半句钟后,雾气渐渐靠拢上来,纽尔曼决定停下来等。冷风吹的,草丛索索作响。真害怕有什么蛇类害虫会来攻击。啸声突响,很快地有回应。小马哥们,这就赶上来了。只可惜两朵云的脚损的不得了。

这时,除了纽尔曼外,其他人都气喘如牛。纽尔曼决定放慢脚步协助两位女士攀岩。攀岩时,多次出现了放弃的字眼。幸好行者纽尔曼,不断鼓励大家和告诉离开山顶的距离。还有一小时,45分钟,半小时,20分钟。。。

很快的,在X时,大家成功攻顶。那时满月正收拾,要下班西去。纽尔曼到了就忙着与山上的店家和猴子寒暄去。小云已经不行了,连呕了两次。吓得小马哥忧心忡忡。廋子和小小云忙把包袱内的药酒和干粮取出,交给小马哥。
凌晨六时

渐渐见到远处一丝的橙光。纽尔曼指着东方说:“Gunung Rinjini di Pulau Lombok, gunung ketiga tinggi di Indonesia.Tingginya lebih kurang 2271 meter”接着,他又指着被云海包围的两座山说:“Yang tinggi tu, Gunung Agung (3371meter), gunung yang paling tinggi di Bali dan yang rendah tu, Gunung Abang. Dua-dua ni gunung api yang hidup”
Gunung Abang 和Gunung Agung

是的,这就是我们半夜爬Gunung Batur看日出的经历。Gunung Batur是座活火山,最后一次发作是2002年,但没有带来任何的破环和伤亡。
日出
人,猊猴和太阳临别前,再看次Gunung Batur活火山

黑夜,冷风,明月,冰火山。这些都是典型武侠小说中的形容词和名词。这天,我都遇上了。

更多的图片

5 条评论:

el1981 说...

These photos taken quite pro... keep up the good work !

Chen Jie 说...

1st two photo by ah beh not me, the rest is mine work :P

ph 说...

ya... first two pics look good... the rest ehhemmm....

Chen Jie 说...

1st two using Panasonic Lumix Fx9. So interest ? wanna order one from me ? :D

ph 说...

do you sell panasonic tough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