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八月 15, 2005

[文化大不同]二战60周年

今天2005年8月15日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60周年.好旧没写了,曾今天上来update下.

今天,我要趁机介绍一本书.它的书名是《悲悯阙如》.它的作者是卡迪卡素夫人,翻译的是陈文煌先生.在2005年8月11日在雪华堂进行了推荐礼.它的新闻可在《当今大马》中获取.(适逢二战60周年纪念《悲悯阙如》具有大意义).
我为何要介绍这书呢?除了出版社老板,宗麟是我的朋友外,另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我们这一辈,幸福无忧无虑的一代了,太不珍惜眼前的东西了.在战乱的年代,在物质贫穷的年代,现在的我们太奢侈了.

阅读这本半自传的书,让读者很有代入感,可以轻易的感受到作者的经理和感受,进而引起共鸣.

再分享些当天的照片.



最后,希望没有历史感的年轻人,可以找到自己,有个定位.别在这后现代的社会中虚无缥缈,迷失在洪流中.

2 条评论:

Lichard 说...

反问回你这位大彻大悟的仁兄,

你自己又有什么定位噢?
你很有所谓的大方向吗?

历史是历史,整天看后面小心前方的大洞噢,掉了下去,坐井观天还以为看到全世界。

Chen Jie 说...

你没有后面,那你就没有前面。

你没有根,那大风吹,你就会随波逐流。

我是谁?那是个很好的问题!现今,有多少年轻人会问自己这道问题?

我是谁?我是马来西亚人,再是柔佛州人,再是华裔。因此,我是坐在这番薯上看世界。

什么是世界?我们认识的世界就是全部的世界了吗?上帝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