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十月 09, 2006

[侧眼看世界]泛谈大马华裔籍贯

在大马,当你走在各大小城市时,你都会发现一些会馆还是乡团的建筑.有古色古香的;有现代高楼;有年旧失修的.这些都是当年咱门的先辈,漂洋过海到这时根据大家的家乡组织而成的团体,照顾同乡的福利和安全.这些根据籍贯团体,差不多在籍贯人数众多的每乡每县都有它们的踪迹.

当然,在世界是平等的今天,谈大马华裔籍贯似乎有点落伍,但以文化的角度,它还是有点小小的价值的.也要谢谢一直跟我争辩我们到底是否是越人的后代的Uncle Sim,是他激起(inspire)我找资料和写这文章的.还有就是帮我处理资料的肥仔江

在马来西亚的国家统计局(Department of Statistics, Malaysia) 1991年的人口普查,它的报告是有显示大马华裔的籍贯的. 根据报告,大马有1千837万的人口(包括4.3%的外劳). 主要的族群分布如下.大约有近495万的华裔人口.


在这近500万的华裔人口当中,又以福建籍的人占大多数,约40%.接着是客家人(24.5%),广东人(18.3%), 潮州人(11%)和海南人(3.7%).

然而,福建籍的分类是比较复杂的.所谓的福建人,其实包括了三种方言-福州话(5%)为主的闽东方言,莆仙/兴化话(0.6% & 0.3%) )包括莆田,仙游和福清为主的闽中方言和我们俗称福建人,以厦门话(35%)为标准的闽南方言.

我本身是莆田人,从家中长辈学习到的兴化话,其实是源自中国古代秦汉时代的古汉语.

Source: Census 1991, Department of Statistics, Malaysia

可惜的是,在2000年的人口普查报告就没有华裔籍贯的这一栏了.

然而,在大马政经界比较吃的开的不是占人口较多的闽南人,客家人和广东人;反而是福州人和潮州人.在政治界里有林良实,陈祖派,等等;商界有张晓卿,刘会干等等.

好了,今天就写到这里.爱睡了.

9 条评论:

黄德峻 说...

刘会干好像去世了

古越遺民 说...

樓上的,劉會干是去世了。

在人人平等的社會,說籍貫顯得落伍??
應該是馬來西亞華人領袖努力淡化籍貫特色。目的是爲了塑造“華人”為一個種族。背後是有政治目的的。

每個籍貫都有其特性,今時今日我仍然可以從身邊朋友的習性來判斷其籍貫背景。但,這個背景也逐漸模糊。

華人籍貫對大馬種族政治來説還是有利用價值的。統計局不可能不進行紀錄。只不過,他們不公佈出來而已。我有2000年的資料。我上傳了給你,你點擊下載吧!

http://www.filelodge.com/files/hdd2/25605/CNdialectGroupsInMalaysia.doc

每個方言都是古漢語流傳下來的支流。那只不過是某個時期“流行”的詞彙,在某個地區的方言繼續“流行”直到今天。

說什麽什麽方言是“古漢語”其實並不是什麽大新聞。我覺得那是相同籍貫的人爲了製造“籍貫優越感”而強調而已。我通常對此言論一笑置之。

古越遺民 说...

http://www.filelodge.com/files/hdd2/25605/
CNdialectGroupsInMalaysia.doc

古越遺民 说...

還有,忘了說你的小錯誤。

在馬來西亞,我們所指“福建人”就只是“閩南人”。我們的“福建人”是不包括閩北、閩東人或閩中人的。這是馬來西亞華人自己的分類,學界也尊造我們這種區分法。

Chen Jie 说...

uncle sim,

有关福建人的归类是政府的错误。如你细读我的文章,我有写到福建有3大方言:福州话,莆仙话和闽南话。

还有,我看了房屋与地方部的数据。我有所保留。那数据不够全面,与实际情况不符。

我说我的家乡话(莆仙话)是古汉语系,没有表示任何的优越感。相对,我因尊重你的研究才继续写这些。因为,太多年轻的忘本了。

古越遺民 说...

福建方言裏的歸類我懂。不過,在我國,你的“福建人”定義是的確錯了。

閩南和閩東語和興化(莆田)話互相不能通話。

你可以到Sitiawan問問福州人他們是不是福建人?得到的答案肯定不是。

Chen Jie 说...

uncle sim, 这里牵涉到一个身份认同的问题。在中国,使用那三种方言的人多在福建省,所以可以统称福建人。文化上,也许你不能认同。这好比大马州属的认同,如你是槟城人,我是柔佛人。

最近,因改选和控股闹到热烘烘的福联会,基本上就是福州人,永春人,兴安人等等的联合总会。虽然,文化和方言上,他们的差异是很大的。

暂时没有代号的思聪 说...

楼上的,可以告诉我籍贯与政治的关联性吗?

Chen Jie 说...

有人的地方就有政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