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六月 05, 2007

[侧眼看世界]8964后的一天他们如何过

一位在我的大学念博士的中国学姐的谈话

yangsunyaa:

" MMU的校友上线,对在改论文的我说,看我的BLOG去,这位兄台,BLOG的华文向有才华,也代表着很有中文才华的马华新一代。于是我过去看:六四。唉呀呀,中国89。有多少人在谈?总之很多了,可是,我不会记念它,因为,在我眼里,有代表性的事件多如牛毛,13亿人的大国,一切皆有可能,一切皆如云烟。

兄台述,那时还是10几岁的孩子,看到电视的坦克,很有印象。所以,记念。。。如同HK和台湾的数万人游行。当然会,如这两个政见不同的地方没有游行倒才是奇怪。

从哪里说呢?89年,我也是个孩子。听听我89的一天?天气刚刚热起来,那是个周未,不巧,就在气候交替时生病了,妈妈想带我去看医生,但大街上,我们被大队的游行学生队伍阻塞了整街,我们也不得不被动地站在路边,从头到尾看完整个游行。长长的队伍,将所有的交通塞成一团,前面有四五个男生,拿大旗,喊口号,从十几排起,后面的队伍就乱糟遭的,女生磕着瓜子,边走边说说笑笑,瓜子壳就随手丢在路上。我那时还小,不懂什么,可她们丢瓜子的镜头记得很清,因为,我们小学生都不被许可随地丢东西。

到了医院,医生还没来得及帮我们儿科的这些小孩子看病,就有护士来喊,医生快去,有学生昏倒了!所有白大褂的医生,都放下手中的活事,跑去先救护学生。

学校初三年级的教室有用作业薄抄的,听说是天安门来的诗歌,将教室的墙,糊的乱乱的,都是那些不学习的孩子,让所有人都没法子上课,贴在墙上的。。。

我问你?即使小孩子不懂,这样子的游行,他们能有好印象吗?而你们,看到的可能只是后来的几个镜头,有坦克进天安门了,不得了,军队怎么可以对学生动枪动炮。。。

可是,你可知道,在军队开进之前,商店已被乱砸乱抢,工厂的东西被乱拿一空,不用上班了,不用上学了,不用生产了,只要说口号:支援学生去!就什么都可以不做了;你可能不知道,在军队进入北京前,北京已是个强盗乱世了,天安门外是火把、刀子、暴力、天安门上是学生的帐篷和演讲。你也一定不知道,失去控制的人群会做什么?--会抓住穿军装的,点天灯。许多年前才有的烧死活人的酷刑。。。

我不是为统治的人讲好话,可是拜托,我看过一套美国记者天安门记实的DVD,从金河广场买的,是我成年后过来工作时马华同事借我看的。我还是得说,看看去吧,再用自己的头脑想一想,不要在所有背景事件不完整前谈它了。

看着2十多岁不成熟的学生显示出的争权心,看着他们被人利用的痕迹是那样明显,看着当权者犹豫不定,心态不一的立场,看着他们被迫出此下招--最后用坦克,你一定会叹息,即使你告诉我你是海外的华人,你一定会想,这,同五四的意义可以比吗?中国人都怎么了?他们在要什么?

13亿人的大国,运动的人,你们要什么?真的就是为了中国大众吗?10年前我不信,10年后,我还不信。可是,不管他们做了什么,学生、政府,别有用心的旁观者,10年买这笔胡涂单的,还不是什么都未做过的中国百姓吗?

别拿这么多人的为一已之利说事,也别,让看客和后来的人不清不楚,因为,他们没代表我们,13亿的大多数。”

photo from: http://www.64memo.com/

9 条评论:

野兽修行 说...

有意思。至少提供我们另一个角度的思考。我赞成这句话:不要在不清楚事件背景前去议论。

余福祺 说...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余福祺 说...

请看一看我的一些看法:

海内外施压中共平凡六四,不为推翻中共政权,不为削弱中国实力,凭中共在中国内地的根深势力和党国建制和网络,凭海外华人甚至是本地华裔大专生对中共的谴责,根本动摇不了中共和中国的一根汗毛。然而,这些每年周而复始的施压是必要的。

事实上,大多港台以及海外华裔,甚至和中国有利益往来的港台文人每年都不懈的呼唤中共对六四进行重估,是如以下鲍彤老先生的文章所述那般:

【鲍彤:压力是个好东西——纪念六四十八周年】 http://www.zyzg.us/thread-159043-1-1.html

-----------------------------------

人们对中共六四镇压的谴责,不是要否认中国时时刻刻需要稳定繁荣,而是要发出一种坚定的人道讯息警讯,告诫来者不可重犯同样的过错,否则你就必须负起历史的罪责。

疏导民间矛盾、调解社会运动对体制冲击的方式,永远都不应该是暴力手段。

当年中国上海也有学运和民运,但是却未酿成悲剧,为什么?因为当年主政上海的是后来有中国铁血宰相之称的朱镕基,他成功和平解散学生。

同样是在相同的时代背景,同样是在中国两个极其重要的国家枢纽,上海能够幸免悲剧,北京却不能,可见暴力镇压不是唯一,也不是当时最有效的手段。

因此,不论在人道价值上,或者在手段执行的技术考量层次上,暴力都不应该是答案,都应该被严厉的谴责!

就像美国黑人民权运动黑人穆斯林领袖马尔科姆·埃克斯(1925-1965)所说的一句名言那样:

“不管是从前还是现在,暴力都不是答案”。

-----------------------------------

请恕小弟再补充几点,

(1)中共是死要面子的。它甚至可以在国民裤子都没有的时候仍然坚持要人民守着它的面子来大炼钢、发展核武以达到超英赶美。

中国人要靠外人来公开施压让国家领导人难堪,从而放下身段俯顺公义的事,自清朝开始就有大把事例,这是几百年来中国统治精英的劣根性。

在某些层度上,以其说中国信仰稳定压倒一切,不如说中共也开始信仰面子压倒一切。

(2)中共铺天盖地颠倒是非,模糊对错,携带巨大商业利益作为诱饵,将触角延伸至世界各个角落的软性文宣已经形成一股一种,潜在危害当中国人民己身,以及海外利益相关者的权益却仍不不自知的慢性迷幻效应。

对中共这种极度扭曲的文宣攻势(否认六四曾有血腥屠杀就是一例),必须受到多方即时的谴责和义正词严的驳斥,否则中国不会吸取六四、SARS、遭工厂化学毒物污染的松花江毒素流向俄罗斯、以及去年的汕头屠杀等事件的教训,并即时亡羊补牢,反之,继续在中共强大文宣机器的掩饰和护航下为所欲为。

以上两点,是中国海内外人士不能在真相和道义上任凭中共文过饰非,而务必力争真相到底的另外关键原因。

余福祺 说...

对不起,再补充一些:

总而言之,纪念六四主要在于谴责国家(state)以暴戾、屠杀手段解决社会矛盾,不在置喙国家不需要稳定,或民运妨碍国家稳定,因为这样会陷入另一个悖论,当时中共的烂权腐败不正是导致学生几乎起义造成不稳定的罪魁祸首吗?

否则,有点像:不稳定是老子引起的,老子用枪杀人后再来强调稳定压倒一切的虚伪作态。

yangsunyaa@yahoo.com 说...

感谢野兽同余兄的答复。没想到的是,我同chen兄在yahoo的的谈话,得到二位留复。只是,余兄的观点,我还是不能同意。见谅。

舆论监督,不管是来自海内还是海外,对于一个开明的统治方,从来都应以开放的胸襟去聆听。可是,你这份舆论,等于对着对方说:喂,你这个呆瓜,谁说2乘2等于8?2乘2该等于6,呆瓜!

舆论监督,从来不是在不全面了解所有事体的情况时妄下结论并要被监督方改正,正和反,是和非,一线之隔,天壤之别;而正如chen兄反言,一件较为复杂的事体,从来都纠葛相缠,怎么是一个简单的“反”“正”来说明?如果说不明,又施的什么“压”?担心的是,长期的述说不被对方所聆听,便如余兄,在大热的天,“补充”来一顶顶大帽子,压压看。

对于执政者的不满,全球均有。问题是,这种不满要如何表达?

我同三位兄台一样,我们都走过二十出头的大学生活,2十出头的人冲动,想解决问题的方法简单,三位兄台同我一样应有体会。学生静坐,示威,要求解决国家治理中的一些问题,这无错,可是时局的发展,到后来,占领天安门,堵住中南海数天,用公车塞住所有交通,要求全国的学校不要上课进京支援,在广场上塑一个自由女神像。。。到后来,强迫领导人接见,提出要求承认学生同盟自治的地位。。。我问你,解决国家治理问题,是不是一定要这样破坏掉现有的一切,建造最新的才合适?

建筑师在要盖大楼前手里一定有新大楼的蓝图。可是,2二出头的学生们,他们要推掉现有的那座大楼时,可曾心里已有对中国新蓝图的规划?我打保他们没有!那么,有什么资格要求楼里住的13亿人一起搬出来,一起来推掉这座楼?

谈到暴力,你可认为从来冲突动手的双方只会有一方受伤?可知失控的游行的人,用木棒砸警察?用装汽油的瓶扔街?可知冲动的学生和不知是什么样的游行的人,抓着军装的就点天灯?

兄台可知,当时全中国都随时听得到美国之音的电台,信号之强,在全中国都覆盖不掉。我当时在西安,天天听得到,小孩子不会想,可长大,他会思考,不是吗?那么我们再来谈这幢楼,可能旁边还有USA楼,有Malaysia楼。。。为什么会有自由女神像?为什么突然外台那么强?为什么所有其它楼的住户都在讲:你们这幢楼,太旧了,里面有些人,住的根本就不舒服,推掉啦!拜托,真推掉了,你USA会给我所有要建新楼的钱?拜托,你以为,只要照别的楼讲的推掉,我们这13亿人就会住上一幢同USA一样,甚至还靓过它的楼?我,不做这样的天真梦!在没有Plan之前,2十几的学生,你怎么就敢用这么多人的身家性命和一个国家的前途冒险?

我想建议兄台看看当时美国记者拍的记实的DVD,只要看一看,您可能就会不这样发言。当您思考过全面的背景事实,再发言吧,您可代表着马大毕业呢。

我知chen兄的朋友,大多辩论出众,可出众的辨手,从来不是要强词夺理,不讲事实,黑白不分,是吧?可是兄台补允之词,我讲客气点是说你用子须乌有的大帽子,“死要面子,劣根,扭曲,老子。。。”兄台,讲话就是讲话,为何满嘴脏话?

小女子不才,对每个国家统治方的许多做法,有时也有不同的认为,但我一定相信,世界在发展,全球的统治者都在成长,我更相信,我们中国会和谐,会努力。。。

也许这篇答复太长,但可能还是不全面。但我也不会再RE:了。有这个时间呀。。。我们中国有很多需要努力的地方,我MMU的同学,一个女孩子,回去后在中国的藏区做义务教师。兄台若真如所讲的,海外华人般关心,可有勇气,为山区的孩子做点事呢?我愿兄台,更多看到中国的这些发展不全面的地方,我乐意聆听,也愿那些记念六四的谈论,关注在要关注的实际地方。。。

余福祺 说...

yangsunyaa小姐,

您好,我用的“死要面子,劣根,扭曲,老子。。。”是批评暴政的中共没有污蔑中国,甚至是中国人民的意思。

我也很敬佩中共里头的一些真正正直、为民、拒绝暴力解决问题的人士,就如我在上文提到的朱镕基、鲍彤,还有胡耀邦、赵紫阳等等。

我对我的粗暴言语对造成的反感和困扰表示歉意,那是我对中共在大跃进、反右、文革和六四的不文明甚至反智暴行极度厌恶后,脱口而出的话,没有要羞辱您的意思,请包含小弟的莽撞。

您提到,“chen兄的朋友,大多辩论出众,可出众的辨手,从来不是要强词夺理,不讲事实,黑白不分,是吧?”

我想您误会了,虽然大学时期参加了一些辩论活动,我从来没有想过,也事实警惕自己不耍嘴皮子,以道理和理据来服人。

我是这样看待为何我们应该要求中共平凡六四的:

大多数中国人民和海外的华裔都向往中国的富强,害怕巨龙在崛起的中途挫败倒下,这情怀是我能深切感同身受的。

然而,有没有想过,六四事件过了18年后,每回我们谈起当年中共发出镇压学生政令的错误时,难道我们的批评和施压就这么容易让一个正在崛起的准大国马上幡然倒下吗?

如果真的如此的话,这种中国这种崛起的方式,也太脆弱、太表面和肤浅了。这绝对不是我们所要的大国特质。

如果一个国家会轻易的在海外舆论的施压下崩垮,因而要求大家赋予她绝对免疫于苛责国家发展过程,这不就如同过度受到保护的孩子一样,往后面对冲击时必然不堪一击吗?!

身为大国,应该有抗压性,别人针对国家的置喙哪里说错了,国家领导精英理应堂堂正正的搬出真凭实据的论述来一较高下,厘清是非吧!中国当局没有必要通过中国大使馆以及亲中的商人和企业到处要求批评中国的单位和人士自我设限啊!

还有更重要的是,我们都是华裔子弟,虽然我们对待中国的态度也许不同,但是我们关切中国的心却是一样的。由华人向中国政府发出批评和谏言,肯定没有西方霸权的心机和算计吧。您知道吗,中国大使馆不时干预海外中文平面媒体针对中国事务报导的日常编采工作?

难道中国政府要对港、台还有中国国内要求平凡六四的真诚声音不屑一顾,然后在软趴趴的以贸易商业利益来堵住西方国家开口闭口人权的嘴,就是最佳的国家反省的方式?

每一年,中国为了让外国闭嘴,给与了多少本可用来造福中国人民福祉的大量金钱?

我对六四问题比较系统性的看法,反映在我以下两篇文章,欢饮指教。

http://erhc79.blogspot.com/2007/06/blog-post_04.html

http://erhc79.blogspot.com/2006/04/blog-post_21.html

余福祺 说...

对不起,再补充一些我坚持平反六四的看法:

没有政府会良心发现自动公开平反过失,因为这样会让他们的面子挂不住,因此公民社会需要持续(但是,要理性)的制造舆论,通过强烈的人道主义氛围来让一个政权感受到民间诉求真相和公益的意愿,未免自外于时代的主流思潮而顺势从善如流。

如果真相真如您所言,象DVD所呈现的那般,那么DVD的内容必然成为中共维护武力镇压民运的有利证据,就让正反双方在所有人的检视下公开较量,没必要像现在一样强权压制六四的讨论和遮掩相关新闻。

因为如果中共是对的话,那么平反六四反而揭露更多有利中共的讯息,中国政府或一般民众更加不必害怕六四的平反。

Chen Jie@陈杰 说...

哎呀,在外州,线路很慢,等我回来

Xweing 说...

Very hard to read chinese in italic font. Please revert to origin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