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二月 13, 2007

[丝路在跳舞] 3000公里路和累

Photo: Penang 2006, 木火四

大学前不曾到过槟郎州。大学时期,也因为拜访理华而到过槟州一次。

去年,因为工作的关系,连续3个projects都在槟州,所以有数个月的时间都在那度过。每次去都是我驾车。渐渐地都很熟悉北上的路。从约4.5小时的车程,现在我大约可以在3.5小时内到达目的地。

因为,答应了一位前辈的工作。我在过去一个星期,破天荒地,来回槟州3趟。早上去,晚上归来。前后走了约3千公里的路和驾了20小时的车。

工作完成了,我除了说累,还是累!现在我听到叫我到槟城去,我都感到害怕,phobia!

妈呀!可以放过我吗?(3月好象又得到槟城去)

11 条评论:

墨墨 说...

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啊。

小针 说...

我尝试过在12小时内来回KL-槟城, 差点在回途因打磕睡去了荷兰.

同志要保重!

Chen Jie 说...

小针学长,基本上就是您说的12小时内来回KL-Penang。加上,一星期三趟!

我还活着,只是有后遗症。

Ling 说...

老弟,革命真的尚未成功,你要多保重。

abeautifulmind 说...

一条水罢了吗?

野兽修行 说...

喂,墨墨是谁?感觉是个特别人物。。。

Chen Jie 说...

安仔,有时一条,偶尔有同事。但重点,都是我驾车!!!

野兽,墨墨好像中国来得通志。

林大哥,你常常森林城市两地跑,你也保重!小心驾驶!

墨墨 说...

杰哥,阿亮说得没错,你可真是别字大王啊!此同志非彼通志啦。
野兽先生,真的想知道我是谁吗?欢迎来中国北京,呵呵。
亮,你怎么能称呼他为老弟?老兄比较贴切吧?

古越遺民 说...

你到今天都還沒打電話給我。

“讓檳城活起來”福建話應該不難念。

.Liang 说...

老弟也者,很老的兄弟.

认识他蛮久了(超过5年)他的别字从来没有长进过.

他的书写字更惨不忍睹.

iplaywithheart 说...

来槟城也没有jio我出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