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一月 01, 2006

[我思故我在]2006-继续堕落

当大家忙着为2005年结帐又为2006年计算时,我来个颓废的。做人为何一定要阳光的?积极的?在赤道上还嫌阳光不足吗?做人还不够累吗?在希腊的哲学里就有酒神哲学(西西夫的神话Le’ Myth de Sisyphy)。它是与太阳神哲学对比的(现在主流是太阳神哲学)。酒神哲学被压迫了几个世纪后,20世纪又从新发展。那就是存在主义(existentialism)。存在主义在下回有机会再谈。先看看我的酒神!

30号夜晚,与友人到Old Klang Road的海螺去。因为,下午到怡保去见客户,赶着回来。没用午餐和晚餐,只喝了杯怡保白咖啡和烘面包。晚上11时到了海螺就“劈酒”。自认酒量还不差的我,仅然在喝两小瓶后hang over。妈的!下次不敢空肚子喝酒了!

因酒精深入我的血液内,31日整天我都昏昏地。到了下午才有精神些,就开始策划晚上继续堕落。9时出门,10时载了阿忠夫妇就开始上山找Uncle Lim去!12时正到云顶,在山顶看KL不同地方的烟花-KLCC, Bukit Bintang, Dataran Mederka & 遥远的Ikano

在那寒风阵阵的夜晚,灿烂的烟花,如果有个人在旁该多好。突然想起陈可欣导演的《甜密密》这戏。黎明和舒琦就在2000年到数的烟花中出意外(奇怪,干么会想到这画面?)。也许,只想说陈导演真的是个会说爱情故事的人吧?

浪漫的景幕之后,就是人性贪婪的一面了。

XXX

做完善事,大约是凌晨4点了。下到KL,就到Jalan Ipoh去吃点心。回到PJ也是早上6点!OMG!2006年这就到来了!嗨!你好!慢坐,待会再跟你聊。

2006年,继续堕落!

3 条评论:

JR 说...

哇靠....你真的是醉了...!!
黎明跟舒琪在2000年出车祸的戏不是'甜蜜蜜',是'玻璃之城'!
'甜蜜蜜'是张曼玉好不好....

Fei Fei 说...

你已经堕落了几年了,是时候振作了。

新年快乐。

Chen Jie 说...

:(